60岁女士「要求切除乳房」医生犹豫了
2020-05-23

    60岁女士「要求切除乳房」医生犹豫了

文/詹姆斯‧塞克斯顿(James J. Sexton)

译/林雨蒨

他不是同性恋,是改变性别的异性恋者

艾力克斯(Alex)想要切除乳房,因为她认为自己是个男人。

她约莫60岁,一头中等长度的灰髮,带着老菸枪的沙哑嗓音。她穿了一套西装搭配白色衬衫,走在街上大家都喊她「先生」。

她不想做男性生殖器重建手术,因为外观上并不明显,但她想要移除乳房。这项手术不会对她造成任何风险,我却难以答应执行这项手术。

移除马鞍肉或鼻子上的凸块,对我来说都出奇容易,在乳房里放几个生理食盐水袋也很稀鬆平常。但要切除一个没有用途的乳房?我犹豫了。

对于自己没有答应动这个手术,只因为觉得好像不符合自己所认知的常理,我感到很内疚。

60岁女士「要求切除乳房」医生犹豫了


▲艾力克斯要求想切除乳房,最后医生并没有答应她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除了癌症以外,要求切除乳房的女人(比如跨性别人士)大都拒绝将乳房作为第二性徵,不想表现出女性特质。假如替这一类人做乳房切除手术,恐有遭到惩处之虞。

我想像自己在医师公会理事会自我辩护,被八位法官包围着质问:「妳竟然切除了一个患有心理疾病的女人的健康器官!本着医师职业道德,妳应该治疗她,送她到心理医师那里,而不是切除她的乳房,把钱赚进自己的口袋。」

我尝试折衷彼此的意愿,建议她把胸部变得小小的,如此一来就不必非得穿戴胸罩。她会让人觉得有点平胸,而我呢,会感觉比较自在。她笑着看我,一副了然觉悟的样子,衬托出了我的胆小怕事。

我有点惭愧没达到她的要求,而是用谨慎的规定作为挡箭牌,与我的信念背道而驰。我知道这个女人比我更了解她是谁,也知道她就是一个男人,醒来时绝不会后悔切除乳房;她的心愿是如此简单乾脆,不可能怨怪协助达成的我。

如果我愿意,我大可心安理得的把她的资料提交给核心领导小组,把评估的责任转交他人,届时必有明智之士建议拒绝这项乳房切除手术,这个手术便不可能进行;但我没有把她的资料提交给核心领导小组,让自己保有改变主意的机会。

她邀请我一起喝杯咖啡。我被她的果敢吸引。反正我已经结束看诊了,喝杯咖啡有何不可?

60岁女士「要求切除乳房」医生犹豫了


▲艾力克斯和医生提起她的过往种种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不管怎样,和艾力克斯在一起时,大家总是无拘无束所以,去喝杯咖啡吧。她感觉到我因为拒绝替她动手术而懊恼,于是藉此机会聊聊。

和艾力克斯聊天很难只说些空洞的场面话,字字句句都得斟酌,尽量使用一些中性的辞彙。我知道她或者不如说是「他」,察觉到我刻意的行为,然后笑了,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。

他跟我谈起一个女人--他的初恋。

他的初恋是父母的一位女性友人。他很勇敢的写了一封信向她表明爱意,说以后要娶她当时他7岁,那女人40岁。有天晚上,他听到这个女人和他的父母在嘲笑这封信。这是他第一次因爱受伤。

值得庆幸的是,他父母很快就接受他的性别身分。他的父亲还自豪的说:「我的女儿像我一样喜欢女人。」那种保有乳房、喜爱「异性」的女人,不等于喜爱同性的女人。

很显然的,艾力克斯不是同性恋,他是改变性别的异性恋者。

艾力克斯以男人魅力挑逗我,我对他的魅力并非毫无感觉,甚至觉得他比女人心目中所期待的更诱人、更胜于一般男性。我着实觉得自己被一个男人吸引了,这令我有点错乱。

最后,我没有替艾力克斯动手术,但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*本文摘录自《整型檯上的人生:「看不出来」的完美,最痛苦。怎样的结果才叫成功?》

60岁女士「要求切除乳房」医生犹豫了

译者:黄明玲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